1. 金融知识学习网 > 基金知识学习 >

营收净利同比双降,昔日平安基金副总空降,申

本文有3498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本文地址:http://www.bjeol.cn/jijin/27844.html

本刊记者 张桔

上市公司2019年报披露进入密集发布期。多家公募基金去年成绩单也随参、控股股东的年报陆续曝光。在权益类基金占据上风的2019年。虽然多数顺势发展权益产品的公募基金规模和业绩得到了攀升。但仍有部分中小基金公司在原地踏步。甚至有部分公募的产品还出现清盘现象。

上市公司申万宏源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控股子公司申万菱信基金去年实现营业收入34549.3万元。同比下降约3%;实现净利润约6319.59万元。同比下降20%。成为“券商系”公募中继光大保德信之后的又一家同比双降的“逆行者”。

14只混基规模偏小。有特色新品断档

相较多数头部基金公司在网站首页头图展现近一段时间表现优异的主动权益类基金。以申万菱信为代表的几家小基金公司则在网站头图的位置展示了量化、ETF和纯债的产品。这一现象的背后或许与其自身产品阵营尴尬的现状有关。Wind资讯的数据显示。在目前申万菱信41只公募产品中。权益类基金的数量就高达32只。合计规模204.35亿元。平均单只规模约为6.39亿元。但值得注意的是。申万菱信的股票型基金却几乎为清一色的指数型产品。因此能够体现其股市征战真实水平的产品只能观察几只混合型基金表现。

然而让公司很头痛的是。14只混合型基金也是存在一些问题的。首先。从新发产品的角度来讲。在2019年业内同行纷纷绞尽脑汁设计权益新品之时。申万菱信却没有发行成立一只主动型权益产品。错失了2019年规模提升的大好机会。同时。从存续混基的规模来看。截至去年四季度末。14只产品中不仅无一只规模突破10亿元门槛。且产品内部的分化也是颇为明显的:其中最早成立的三只混基还基本维持在9亿元一线。而成立时间较晚的几只产品却进入了清算状态。如申万菱信价值优选、申万菱信价值优享、申万菱信甄选6个月、申万菱信智选一年等。

此外。尽管14只混合基金产品数量不算少。但是颇具特色的产品却很缺失:除去主题类产品新能源汽车和沾边科技的智能驱动之外。从产品名称中很少有直扣投资者心扉的个性化产品。在权益类竞争颇为惨烈的时代。本在竞争中就不占优势的中小基金公司更应在产品设计乃至名称上多费心思。例如上海某公司的“生活”系列基金等。但申万菱信目前存续产品却相对中性化且相对平平的业绩表现。导致产品在发行过程中很难吸引到更多的基民的关注。

现有基金经理重仓股思路混搭缺乏棱角

除去产品设计存在问题外。基金经理投资能力的不足也在某种程度上制约中小基金公司权益产品发展壮大。就申万菱信而言。旗下的13位基金经理对应的产品数量为41只。平均每人管理的产品超过3只。

在这些现任基金经理中。仅约6人负责主动权益产品的投资。其中。除去孙琳的任职时间超过6年外。其余基金经理的任职年限基本在3年左右。而张朋的任职时间尚不到2年。从任职期间最佳基金回报看。除去孙琳曾在2015年大牛市中掌舵新动力混合实现过任职回报翻番外。其余的基金经理迄今似乎尚没有特别拿得出手的成绩可以炫耀。这种情况就导致在基金投资者和渠道销售中的知名度彰显不足。间接制约了主动权益类产品规模再上台阶。

纵览申万菱信主动混基去年的逐季季报。《红周刊》记者发现这几位基金经理还似乎缺乏清晰的投资思路:通常他们可能会在核心资产和科技成长中选择取中路线。混搭“核心资产 科技成长”的模式较为常见;同时。他们貌似也很难做到在某一板块潮起前及时左侧布局。“后知后觉”的结果往往是即便配到了热门标的。但因在较高时点介入而对组合的净值贡献较为有限。

以申万菱信新经济为例。在现任基金经理林博程接手后。他于去年2月底开始逐渐调仓。但是重仓品种范围似乎摇摆不定:二季度时重仓股中以“券商 保险”为主。彼时券商股和保险股数量占据了半壁江山。基金持有5只重仓股的持仓市值占基金资产净值比约为25.35%。结合当时基金的股票仓位91.19%估算的话。两大板块对组合的净值贡献度约为23%;三季度时。光伏、半导体等板块重仓股的位次虽然得到强化。但该基金经理还重仓了三只银行股;第四季度。这种混搭的思路依然延续。不过整体组合更朝科技一方倾斜。

某种程度上。时任基金经理利用科技大热快速修复净值的初衷可以理解。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其重仓股部分已经游离于契约规定之外。《红周刊》记者查阅申万菱信新经济的业绩比较基准。其明确规定产品的业绩比较基准为“沪深300指数*85% 金融同业存款利率*15%”。但对照四季报中的重仓股和Wind沪深300中的成份股标的。宁德时代、华泰证券等几只重仓均不在沪深300的成份股名单之列。

与混搭的方式相比。公司主动混基中也有产品重仓的思路显得过于保守。如申万菱信竞争优势。该基金的现任基金经理同时还管理着盛利精选混合。将两只基金的四季报重仓股进行对照。可发现该基金经理管理的两只产品思路迥异。其中。盛利配置的第一大重仓行业是医药生物。健帆生物、智飞生物、药明康德、迈瑞医疗形成阵容可观的重仓团队。创业板公司是其中当仁不让的主力;而竞争优势则清一色是沪市蓝筹的天下。其中招行、兴业、工行、交行、浦发等五只银行股携手平安和中信证券。构筑起气势磅礴的大金融军团。然而。对于基民来说。同一基金经理在不同产品采取不同的投资策略。从风格上讲。是缺少鲜明个性的。虽然这并不代表一个基金经理的优劣。但如果一名基金经理没有自己鲜明的投资风格。则其就不能长期在某一品种上深入研究并长期持有。进而也就很难获得超额收益。这样的基金经理可能只会短期关注。而不会长期跟踪。

《红周刊》记者还发现。尽管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人手有限。但是目前基本上是每只产品均由一人管理。没有双基金经理甚至人数更多的情况出现。这种现象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公司目前缺少明星基金经理。流行的“明星 素人”共管的模式无法被采用。

对此。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指出。权益基金管理竞争非常激烈。人才是基金公司的命脉。小公司通常难以留住人才。对他们来说。重要的不是选择怎样的产品线。而是将基金经理的利益和基金公司的利益捆绑在一起。比如通过基金经理持股基金公司来解决人才激励问题。或者小公司还可以在母公司层面探索有限合伙制的组织形式。

被动指基“乌龙指”或与公司管理层动荡有关

此外。《红周刊》记者还注意到。虽然公司多数股票型基金为被动型产品。且大多数是由原来的分级产品转化而来的。表面看似风平浪静。但实际运行中同样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出现。给公司口碑造成了不利的影响。

例如。作为一只场内交易的LOF指数基金。申万健康基金就因连续60个工作日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触发了《基金合同》约定的基金合同终止条款。于4月10日依法进入基金财产清算程序。Wind资讯显示。从2018年3季度以来。该基金的规模基本就在5000万元的生死线上下浮动。产品在2016年成立时的规模约为4.19亿元。历经股市近几年牛熊的变迁。虽然健康产业这一主题时常在二级市场有不俗表现。但是这只基金如今的规模却仅剩下大约两成左右。值得注意的是。在基金四季报中。彼时并没有披露该产品出现过清盘的预警信息。而最近两个月规模的加速萎靡。或许跟股市调整背景下包括外资在内的机构投资者逐渐离场有关。

此外。Wind显示。同样是被动指基。公司的另一只产品申万菱信传媒行业同样在目前进入到清算状态。

除去规模的困扰。不容易出错的被动指基在稍早前出现的疏忽闪失让业界瞠目结舌。成为今年迄今公募行业最大的“乌龙指”。2月11日。申万菱信旗下的深成指A和深成指B在开盘4分钟后就紧急停牌。随后公司发布公告称。两类份额在2月10日参考净值计算并披露错误。10日披露的净值分别为1元和0.1286元。但实际上正确的净值应该是1.0310元和0.0976元;第二天开市的4分钟,两类份额的场内成交额分别为40.86万元和391.6万元,也就是这两部分的成交额都是依据错误的净值所达成的。《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公司对此在错误公告中仅表示错误的原因是由于基金份额计算公司参数设置问题。同时表示对计价错误采取措施予以纠正。但并未提及如何赔偿投资者。

如是看来。即便是被动指数型产品。公司在日常管理上的漏洞也着实不少。而这某种程度上也和公司管理层高管的动荡有关。2019年10月和11月。公司的时任副总张少华和总经理来肖贤分别因个人原因和工作需要离职。随后公司发布公开招聘在全球范围内遴选总经理。

时隔大约四个月时间。申万菱信基金的第六任总经理人选终于有了着落。4月7日。申万菱信基金发布最新公告称汪涛新任基金公司总经理。董事长刘郎将不再代行总经理的职务。昔日平安基金的副总也正式成为了公司的第六任掌门。而更多的人事风暴或许还在酝酿之中。

但是质疑同样而来。《红周刊》记者注意到。汪涛的上家平安基金在2月29日发布公告称其于2月28日离职。通常行业内人员流动应有三个月的静默期;但不知是求贤若渴还是出于何种考虑。目前距离正式离开老东家尚不足3个月。汪涛就已经在新东家履新挂帅总经理了。■

(本文刊发于4月11日《红周刊》)

还想获取更多关于"营收净利同比双降,昔日平安基金副总空降,申"的内容可以阅读:

本文来源网络,地址:http://m.niugupan.com/jijin/103075.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weixinhaoma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